Snowkebelln

铃铛
目前主打:
舰:瑞翔鹤
阴阳师:草觉/狐跳
佩小姐的奇幻城堡:Enolive
Cp洁癖,不拆不逆。
我爱Enolive,Enolive使我快乐。

致创作者/读者。

暴力仓鼠x:

在此不讨论任何纠纷/撕逼/商业性,只是希望能提供一些思维方法,让写手太太和读者们能更好地神入一个文中。


(每条建议下,我都会分作者/读者两个方面去阐述。)




一,首先要说的是共情。




360百科对共情的注释是:共情(empathy),也称为神入、同理心,共情又译作同感、同理心、投情等。 深入对方内心去体验他的情感、思维。




于作者而言:




当作者写一个文时,附身一个角色,并且纠正心态,拿开世界观,使自己利用他/她的感官去体验文中的外物和世界,这是写作者的共情,也是让文中的某一个人物变得生动起来的要素。


但是,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我看过的很多原创小说都存在如下失误:作者只共情了他能够/想要去共情的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多半是:女主、受、表面上的弱者。


我认为一个作者有必要为他所写的每个人物负责,“负责”体现为:对其他主角及配角的神入,以保证其个性的存在保留发展及命运的合理化。


我举个例子:某些言情小说里,我们总能看到女主的闺蜜这种神奇的拉皮条/需被救/不好看/碎嘴子式的生物。或者某个男主,只有外貌及穿着、行为特征描写,却毫无心理及动机描写。


那么这些角色就只是雕像,没有生命力,他/她们的是作为一个崇拜、寄托、依赖、爱情对象的存在,而不是一个活的人物。


当然,叙事文章有视角之别,在一些情况下,不描写一个人的心理系统是合理的,描写却会显得突兀不合理。但是这也不意味着作者就不用去共情这个人物了,相反,作者需要花更多的心思去创作他:不仅要共情、描写他,还需要在自己的意识中把他的心理活动等不能描写的部分,体现在他的行为、动机上。


一个角色只要他不是排在了男9号女10号以后的位置上,就算出场的戏份再少,他们也值得被作者负责和琢磨,因为写一个文就要考虑每个人物对这个世界的一切人、事、物的影响,也要考虑一切人、事、物对他的影响。


也就是说:写文可能是因为作者喜欢某个角色、作者想把某一些事情呈献给别人、作者有脑洞,但最终落笔时,作者需要处理的是一个世界。


只有读者能神入这个世界,才能和作者一样喜欢这个人物,或是感受到作者想要呈现的东西。




于读者而言:




因为读者的看文目的并不相同,所以作者不应对读者有任何要求——这一点我是同意的。


【比如说我吧,看到有肉就高潮看到BE就吓跑(被打死),如果一个作者跟我说:我要求你必须神入我的人物,感受我的剧情,那我觉得是强人所难。】


在我们选择打开一篇文的情况下,


1,如果感觉它不好,我们还有权点“x”。


2,也有权质疑文中的观点。


3,有权指责这个文哪里崩坏了。


4,有权为这个作者奉上华丽的赞美。


这些权利我们都有,实际上,处理意见的最好方式是交流,不是撕逼,哪怕它给你的第一印象再离谱。


我们得先知道“为什么”“然后呢”,才能给这个剧情这个文章以合理的评价。


不论是一个多么缺德、变态、离谱、可怕、肤浅的文,只要选择去看了,我的方法是:放弃我的世界观和固有观点,去神入这个作者创造的世界。


我会尽量在文里感受作者带给我的那些抽象的情绪。即是说:既来之,则信之,


则斯德哥尔摩之,则用看阅读理解的态度去看之。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发觉:带着怀疑和固有观点去看一个文是痛苦的。尤其是在看到那些能够颠覆我自身观念的剧情时,我的情绪会跳出来告诉我“这是错的”“快骂街”“快撕逼”,而我不想受到它的影响,所以我就只能让自己跪下来,这样我就舒服多了(来S我谢谢给我更多快点……)


如果克服不了这个情绪那也很简单就是点“x”,和这个作者及他创造的扭曲世界说再见。




二,考据。




于作者而言:




在这里我想说,像南派三叔那样写100字查两小时百科不丢人,丢人的是没有考据,满嘴胡话。关于这一点我就不得不口出恶言了。因为我实在是在我国各大主流原创网上看了太多神乎其技的描写:一言不合就开始胡诌,我只想说,菊苣,您这文写的再好,也会被这一个错误败了。


【比如“他带着十万两银子”虽然我不知道十万两是等于现在的一千万还是一个亿,但我起码知道它多重啊!】


【比如任何物品一旦出现,只有名字,没有形状。这种描述方法不能说不好,只是令人难以神入其境。】


【比如有更多作者喜欢把字数花费在抒情上,而不是描述客观环境上。依然是不能说不好,顶多读者不知道这个段落在说什么而已。】


【比如一些文里对环境的描写只停留在天气、花、树、山坡、院子、破庙等物上,和小学优秀作文没啥区别。】


当然我明白,我自己在这一方面的追求是病态的。我曾经把我一个写了好几十万的原创悬疑拿给一个网站编辑看,他给了我一些回馈,其中最主要的一条缺陷就是:考据过度。


一个地方的描述破了上千字,谁看也有点受不了。所以我怎么解释都没用了,这是小说,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那么仔细去看。


所以,考据过度也是个痛。我见过的比较好的方式是:既不要像南三那么细,又不要像古龙那么简。近期我看了《红龙》,我觉得这个是最适度、合适的,把环境内的考据部分和人物情绪、剧情结合,引人入胜。




于读者而言:




在这里,我一定要提起一个精神绝症院一样的地方,曾经给我造成了100%的心理阴影面积。


那就是:星际穿越吧。


这里有一群理工狗直男癌末期及胡搅蛮缠选手,看完电影就去吧里吐槽哪个场景里哪条线不符合哪条物理定律。


我只想说你们这么牛逼就去给诺兰做指导啊,不要在这里瞎比比啊。


所以,考据性描写归根结底的作用是加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神入感,而不是一个课题,不需要每个人即时进入科学家视角来分析它。


还有一部分完全不看考据的读者。


有时我也这样,但前提是建立在:我认为这个考据性描写完全没有必要,和人物剧情完全没有关系的基础上,否则,我会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它。


考据性描写不一定都是有聊和引人入胜的,但是如果我想在这个文里完全神入,获得更大的快感,就一定会看它的考据部分,这就像吃螃蟹,我会把腿里的肉也都吃掉,而不是吃完肺叶下面的就全扔掉,那样做是一种浪费。




三、关于“崩坏”。




于作者而言:




没有一个作者会故意往崩坏了写,但是有些文的确是崩坏的,为什么?


1,她/他创造的这个世界和原著世界差别太大。


2,她/他创造的剧情和原著剧情不是一个类别。


3,她/他在写这个文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悲壮、伤感、喜悦、幸福等等……感性总会在一个我们发觉不到的意识层面对理性进行操控和影响,所以即便是崩坏了,作者往往也感觉不到,反而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解。


具体的体现形式为:


1,渲染过度。


2,对话走形。


3,完全恋爱脑。


4,完全极端、偏执的剧情。


解决这种问题的方法就是:站在读者角度上把写过的段落再看一遍。我相信没有不好的剧情,只有不恰当的写法。


所以,既然作者准备把自己写的内容发出来,就要考虑一下它带给其他人的感受,最好不要轻易就说“我愿意这么写不爱看点X”,也别说“关你什么事”,毕竟,谁也不该说自己就一定是对的。


事实上,没有人绝对是对的,也没有人绝对是错的。既然作者发了文,在自己和其他人之间缔造了一些关系,作者就要有包容和接纳的能力,玻璃心伤人伤己。




于读者而言:




首先要提出的最关键问题是:如果一个文崩了,你看,还是不看?


如果一个文已经崩得很严重,那么不论我们说什么、做什么、骂街、撕逼都是无法把它变成一个不崩坏的文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其实只有两个选择:继续看,或是不看,仅此而已。


比如:动物文。这个类别的文就不可能完全不崩坏。就谈不上崩坏不崩坏,于是所有关于“崩坏”的评论就没有必要了。


再比如:AU。适当的性格差异,也不能叫崩坏,只能算展开。只有不合理的展开才是崩坏,合理的,一切都不是崩坏。


我认为过度探究崩坏与否,一样是没有必要的。


当你和作者对一个角色的某个选择、行为产生分歧时,你能完全相信“我就是对的”吗?


我记得我在微博上看到过一番话,它的大概意思是这样的:同人文放大一个人物身上的某个微小的行为特点,并且把它无限的夸张化,这很不好。


同人文本身就是对人物及性格的引申创作,尤其是电影角色同人,一部电影90-120分钟,这个角色在里面占有多少?我们只能去放大他的性格特点和行为特征,这是别无选择的。


所以,当我们打开一个同人文,就不要怀着一种“质疑”“评价”的心态来看它,它是小说,不是博士生论文。还是那句话,既看之,则信之,不爱看,就点X。




四,关于心态。




本来是不准备讨论这个话题的,而且我惧这个话题,因为说这些话就好像把矛头对准了原创圈某些人似的,可说来说去还是聊到了这个东西上。这是因为我总是听到一些作者大大在抱怨热度,而一些读者在搞团伙崇拜和盲目唾弃。


我从没成为一个巨过,但是也写了几年同人文了,也在网站写过文,也给杂志投过稿。下面让我来发表一下我对文圈的看法,这个看法包括对原创圈和同人圈的,不一定权威,但希望带给大家一些新的了解。




于作者而言:




一个作者写的文有没有人看,取决于他的权威,而并非特别取决于他的文笔、对故事的叙述能力。


权威这个东西就是“有多少人愿意相信你的内容”。


——他是怀着一种稍微虔诚的心情来看,使自己接受你的理念、剧情,还是他只在你这里得到他想要的精神快感,对你表达的东西漠不关心。


想获得权威首先不能写的太烂,总之有高中毕业的语文水平。


然后,还有两条路可以走,


一是自己默默地写,写了几百万字了,脑洞大,这样的作者进入一个圈子写文,自然也会有人来看,可能不多,目的也各不相同,总之他们还是来看了,一些人因为文笔不错,脑洞奇葩,就会喜欢这个文。


另外一条路就是:一个作者他想要万众围观的大场面,那这个文就要被一些粉丝很多的菊苣看到,被编辑推荐,然后其他作者收藏、转载了这篇文,或者给它写了长评。这时候读者即便是觉得这个文不是太好,但是有牛逼的人看了,说明档次是不低的,越来越多的人来看,此时他们对文中表达的理念就是抱有接受心态的,于是看得也会相对来说比较仔细。


一句话:你嚼芹菜,使劲儿嚼也有味儿。


正因为如此,晋江才会变成一个淘宝买收藏打榜的网游。


综上所述,不论是原创还是同人圈里,哪个太太的文看的人最多,并不说明他就是莫言、是斯蒂芬金、是严歌苓,而只是能说明他写的这一篇文符合大多数人的心理要求:题材走火,剧情皆宜,文笔好,感情戏多。


现在这样大发起来的例子,在晋江起点不计其数。


【有些欲灭天的龙傲天的大火,因为玩网游也是要花大时间花大钱的,神入这么一篇文找狂霸酷炫吊炸天的感觉可要省事多了。】


【有些霸道总裁爱上我丫头别跑的也火,因为神入这么一个2B女主不用会啥就能体验被一个霸道总裁迷恋的感觉,容易多了。】


读者需要被说服,而作者要是没有权威,刷过的字数再多写得再好也无法达到那个最高的热度,这就是真相。


好比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作者写了一个文,他这个文水平很高,但是根本没人看他怎么扯皮条。明天他突然告诉你:我叫莫言……那点击率收藏率嗷嗷地就升了上去。


写小言玄幻修仙的,适应了劳苦大众删号重练的心理,于是他们的东西就会出现大量的读者,这些人说什么的都有,吹上天的,能把这几把玩意和叔本华联系在一起的都有了。


一个事实:写得好不代表看的人多,人类智商形式还可能是个金字塔的形状。热度和好坏几乎没有什么关系。


就算热度没有,只要作者喜欢写,写的时候爽了,那就行了。


反正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不太愿意去看我的文的热度的,也不愿意为了热度贡献太多努力。于是,我作为一个写原创文因为题材太冷被3个编辑拒收,写悬疑文因拒绝修改人设再次被拒的人,也不能指望写文这个事发家致富,索性就只能: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于读者而言:




我只希望读者不据热度看脸色去支持一个作者,也不盲目就说“我喜欢”“我讨厌”。别让我们的恨和爱都太廉价。


至少,我选择关注一个作者或者画手的时候,既不是根据他的人气,也不是根据他的技术有多好,我只是来电即点赞即关注。


如果一个人只把自己囚禁在一个观念体系里,再去根据他的条框选择一个文看,那他真的永远只能选择大、主、流了,而且根据时代的发展,人类的意识越来越先进,而他就在自己的条框里停滞不前,最后还能看几个文?还剩下几件他看着顺眼的东西?


所以,虽然我看到有肉就高潮,看到BE就点x,但作为读者,我还是渴望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久而久之我从一个敏感的白仓鼠变成了一个失去三观看什么都不会不顺眼的黑仓鼠。


我觉得这样也算,比较快乐吧。


打个比方,一个人今天进了电影院,看了个纯铁血战争片,没基情,没壮烈,也没生死离别。他是应该拼了脑细胞神入这个世界,找创作团队要带给观众的东西,还是应该表示:我不懂,高大上,然没劲?


反正就我个人而言,我还不想在老去之前就变成一个狭隘者。即便真的有一盘地狱料理摆在了面前,我也只有吃吃再说不好吃,万一它的味道还不错呢?


希望每个读者都能放弃捧角踩人这种行为,要知道,一个写冷门的新作者不一定就是没有水平的,不要以大众接受度来论神,对观点的过于坚持就是一种偏执,适应力和耐性才是人生的主题。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希望小伙伴们写文/看文时都能有种迷狂感,感谢观看。




——END——